财经新闻 - 陕西信合
您的位置:首页 > 信合资讯 > 财经新闻

信合资讯
网上银行
财经新闻

国际三大指数悉数纳入中国债券!吸引2700亿美元资金流入!境外投资者“用户体验”持续改善

作者:记者李国辉       稿件来源:金融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28

9月25日,富时罗素宣布从2021年10月起将中国国债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并于2021年3月做进一步确认。这是继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GBI-EM)之后,第三个纳入中国债券的国际债券指数。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这充分反映了国际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金融持续扩大开放的信心,人民银行对此表示欢迎。

中国债券纳入上述指数均采取分月分步纳入的方式。据市场估算,中国债券完全纳入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富时罗素的上述指数后,可分别为中国债市引入1000亿美元、200亿美元、1500亿美元的指数追踪资金。

央行方面表示,下一步将继续与各方共同努力,积极完善各项政策制度,继续推动相关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进一步提升债券市场流动性,不断深化中国债券市场制度性、系统性开放,为包括指数投资者在内的广大国际投资者提供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资环境,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债券市场开放的三个阶段

2005年,央行批准泛亚基金进入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进行债券交易,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大幕由此正式拉开。

中国债券市场开放大致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10年,境外央行、货币当局、境外人民币清算和参加行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013年,RQFII和QFII投资者获准进入银行间市场。2015年,央行允许境外各类型的金融机构通过直接入市(CIBM)方式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

第二阶段:2017年,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债券通”开通,通过基础设施的连接合作,为境外投资者提供了入市新路径。“债券通”采用了多级托管等与国际规则一致的制度安排,为境外投资者提供了更多便利。

第三阶段:国际三大指数供应商将中国债券纳入旗舰指数。国际债券指数纳入中国债券,有利于增强指数的代表性和吸引力,有利于全球投资者更合理地配置债券资产。

推动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

观察国际债券指数纳入的中国债券类别不难发现,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国债的积极性相对更高。

对于境外投资者普遍关注的国债市场流动性问题,近年来财政部、央行通过建立完善续发行机制、建立做市商支持机制,持续改善国债市场流动性,提高国债收益率曲线数据质量,更好发挥国债收益率曲线在金融市场上的定价基准作用,更好满足国际投资者投资交易国债的需求。目前境外投资者持有国债的余额占比已达到10%。

今年9月,央行、证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有关事宜的公告(征求意见稿)》,允许境外机构按照“全球托管行+本地托管行”的模式入市投资,推动债券名义持有和多级托管制度落地实施,即体现了市场整体开放和对接国际规则的思路。

境外投资者持续加仓中国债券

截至2020年8月末,中国债券市场债券余额已达112万亿元,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债券品种丰富,交易工具序列齐全,基础设施安全高效,已经具备相当的市场深度与广度。

从收益率看,中国债券收益率仍然保持基本稳定,10年期国债收益率保持在3%以上,企业债收益率普遍在4%以上。今年以来,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持续走阔,已从150个基点升至240个基点左右。

从违约率看,2020年二季度末,按金额计算的公司信用类债券滚动违约率为0.73%,明显低于2020年6月末商业银行1.94%的不良贷款率,也远低于2019年国际市场1.48%的滚动违约率。

截至2020年8月末,已有来自全球60余个国家或地区的近900家境外投资者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今年以来,境外机构持续增持我国债券,未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月均交易量超7500亿元人民币,月均净买入量超1200亿元人民币。目前境外机构持债总规模超过2.8万亿元人民币,近三年年均增长40%。

继续改善境外投资者“用户体验”

富时罗素政策与治理主管胡博知表示,中国最近的市场改革值得称赞,包括提高债券市场流动性、允许外汇交易选择更多的交易对手、以及改进交易后结算和托管做法。

不过也仍有投资者反映入市操作手续不够便捷等问题。央行有关人士表示,将关注境外投资者的用户体验,相关环节未来该简化的就要简化,该优化的就要优化。

2020年以来,人民银行、外汇局以及相关部门在这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一是整合入市渠道,按照“同一套标准、同一套规则的一个中国债券市场”的原则统一准入管理和资金管理等制度安排,提高境外机构入市便利度,进一步优化和便利投资资金汇出入。二是提升金融基础设施服务水平,境内外交易平台开展合作,支持境外投资者在直接入市渠道下开展直接交易,境内平台延长服务时间,方便更多境外机构 “无时差”参与债券交易;为境外机构提供循环结算服务和T+3以上交易结算服务,有效缓解了因境内外节假日差异带来的不便。三是提高债券市场流动性,引入更丰富和市场化的发行机制,优化做市机制安排,使境外机构可以高效买卖标的债券。四是完善风险对冲机制,允许境外机构与多个对手方进行人民币购售和外汇风险对冲,可以选择更优报价;允许境外机构自主选择签署衍生品主协议,满足境外投资者的内部风控和合规要求。此外,结算代理人或相关开户行可向境外央行类客户提供日间或隔夜融资服务,有效缓解境外央行类机构资金周转问题。